您的位置  主页 > 德育之窗 > 平安校园 > 正文
师影遥遥
[时间:2021-02-23 13:38来源:未知 作者:佚名 点击:] 字体:[ ]

  最怀念初中时的语文老师,他当时四十来岁,经常笑咪咪的,说话慢条斯理,不急不燥。冬天喜戴一顶蓝帽,穿件厚厚的棉袍,里大外小,衬不住的衣服从里面鼓出来,夏天则让头发经常有些凌乱地直竖着。

  上自习课的时候,他就搬一张椅子到讲台上,戴上老花镜批改作业,不时闪动镜片上面的余光照看他的学生。课堂上好象很安静,不安分的我们也会耐不住寂寞,偷偷地搞点小动作,算准了老师眼光来临的时间,一般不会错,学生多少有些“提防”老师的经验。

  班上有好几个村子的学生,下晚自习的时候,大人不来接,都是自己跑着回去。他让我们排好队走,男生打头,女生中间,他则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,一直把学生平安送回去,来回要十多里路。路途中间,他会给我们讲点笑话,猜几个谜语,有时还给我们背诗,让我们一块跟着背。至今还想起在那黑漆漆的夜里,有这样一种声音,让心里一下子明亮起来,不知不觉就到了家,一点也不寂寞,也不觉得累,倒象去参加一个活动,或者是赶赴一个宴会,每日里倒盼望着这个时候赶快到来。

  有一回上古文课,他说,让我们班上最小的男生来背课文。我想大约是说我,刚站起来,同学们都笑了,他也笑了。班里有位同学,作文写得十分出色,他经常当作范文来讲,有时讲完了还不过瘾,用毛笔工工整整的把整篇文章抄下来,贴在教室的墙上,让大家学习。记得在学一篇讲焦裕禄的课文时,他读到最后一段时竟然哽咽了,念不下去,停顿了半天才讲完。整个教室里好象也响起一片抽鼻子的声音,大家都低着头,谁也不好意思抬起来,这种景况至今还如在眼前一样。

  每日早操,他总是来得最早,在操场上等我们集合,依次排好队后,总让全班个子最小的我,排在队伍最前面。他说,小个子步子也小,能压住阵,后面能跟上。跑累了的时候,他就教我们做深呼吸,一边示范一边讲,“吸气的时候脸要向着天,用力地深深吸一口,让整个肺里都装满清晨的气息,这叫激浊扬清。吐气的时候要面向大地,全力地从口里喷出来,浊气一点也不要剩,这叫吐故纳新。”

  多年以后,我在一个城市里百无聊赖地生活着。偶然的机会,听朋友说在家乡县城的医院里,见到过正患病住院的老师。他仍旧是那样健谈,对他的学生如数家珍,说到在那个城市,某某是他的学生,第一个就提到了我。当时听了,心里好象被掏空了一样,怅惘若失。(文/鼠你最酷)